来自 美味 2019-06-12 13:57 的文章

怀念美味_宝安日报数字报

  我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,吃是我们那时生活的主旋律,有吃就很幸福。做错事最怕的,就是父母惩罚不让吃饭。经常挨饿,炼就了我们的好肚肠。记得有一次,我们一群小家伙在街上看见卖西瓜的,领头的胜利手里只有5分钱(那还是给侄子洗尿片,嫂子赏的),他就和老板商量能否买一点。老板接过钱在一堆西瓜中挑了一个摇起来咚咚作响的给了我们,应该是瓜肉都化成了汁的。我们用刀把西瓜开了个孔,对着嘴轮流把汁喝完了。第二天又都跑出来一起玩,也没听说谁喝坏了肚子。

  上小学时一个夜晚,和妈妈一起去姥姥家,那天是中秋节,姥姥给了我一个月饼,我尝了一口,太好吃了,除了甜之外还带一点桔子的味道,那感觉就像吃了龙肝凤髄。趁着大人说话我溜了出去,迎着微微的秋风,听着小虫子的叫声,吃着月饼,幸福感油然而生。当时傻傻地看着天上的月亮,其实我心里还是有想法的:“天上的嫦娥姐姐呀,你下来陪我玩一会吧!不过,千万别分我的月饼吃哈。”

  有时为了吃东西甚至发生意外。有一次,邻居大毛二毛俩兄弟分苹果时,大毛用刀削皮,二毛怕吃不到,就站在跟前看着,大毛一失手,水果刀削偏了,正好切在了二毛的鼻子上,当时就流血了。二毛妈就随手撒点面粉按在伤口上,那个时候的人没有美容方面的意识,害得二毛鼻子上至今还有一道醒目的刀疤。

  还有一次,小伙伴瘦子和他姐姐分食一截甘蔗,两人说好了,从中间下刀,一人一半,为了公平起见,两人分别一手握住甘蔗的一头,由姐姐执刀从中间斩断。当姐姐挥刀往甘蔗中间砍时,瘦子突然往自己这边拉了一下,原本想多吃一截,没想到用力过猛,拉过了,刀刚好砍在了姐姐握甘蔗的手上,那一刀砍得很重,姐姐的手伤到了骨头,当时就送医院了,后来,瘦子被他老爸饱揍了一顿。后来爱占小便宜的瘦子长大后,竟成了我们当地赫赫有名的房地产开发商,他免费送了一套房子给姐姐,也算是对姐姐的弥补……

  那个时候,围绕着吃的游戏,也是很快乐的。暑假期间,小伙伴们成群结队去野外的池塘里摸鱼捉虾,不知不觉都学会了游泳。那时的鱼虾还真多,我们每次都能捉到不少,然后就地取材燃起一堆篝火,做起了烧烤。没有任何佐料及调味品,我们都吃得津津有味,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。

  在和饥饿作斗争的过程中,我们变得无所不能,浑身充满了生活的激情与活力,在以后的生活中,面对困难和挫折也无所畏惧。那时的生活是贫苦的,也是快乐的,更是有意义的。

  如今我们70后的这一代人,最年轻的也都40岁了,社会的发展早已翻天覆地,物质生活已非常丰富,现代人早已不用像我们那代人,为了吃,用尽全部的力气,更多的,是为了精神方面的需求,这也是时代进步的标志。